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超级黄金手_ 第一零七四章 孤陋寡闻-

时间:2021-06-29 12:40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小小羽小说超级黄金手 第一零七四章 孤陋寡闻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“不行,水芳,你这份礼物太贵重了”

    王强站了起来,使劲的摆了摆手,就连他也不知道自家兄弟会突然有这么个决定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的价值他可是非常的清楚,当初王永芳还对他说过,要留下来几件,当做真正的传家垩宝,让他们老王家乎乎羽孙的传下去。

    “哥,这是我送给侄子和侄媳妇的礼物,你不能反对,也反对不得”

    王永芳哈哈的笑着,毫不在意的对着外面挥了挥手,那守在推车前的黑衣人,马上都把推车上的黄色绸布揭开了。

    黄色绸布下,是带着透明玻璃罩的箱子,有几个箱子,在为光下还反射着耀眼的金光。

    “哗”

    宝贝一揭开,周围马上变成了沸腾,这些宝贝都带着一股高贵,奢华的气息,哪怕是不懂的人,也能都看出其中的不凡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在小声的议论着,他们每个人的声音都不大,不过这么多人都在一起说话,也让整个大厅变的十分的喧闹,到处都是嗡嗡的议论声。

    很多人还都指着周围玻璃罩的东西,小声的发表着自己的看法。

    还有一些人更是很羡慕的看着王卓和陈丹,这些宝贝看起来就漂亮,还有保镖护着,价值肯定不低,看王永芳的架子,是铁定要送他们一件了。

    就是刘振华心里也很是感叹,这个王永芳回国之后很舟调,正是这份高调才把他们这些人吸引过来,围着他转。

    只是他也没见过王永芳的这些宝贝。

    回过头来,刘振华刚想说话突然愣了下,急急的问道:“老大你怎么了?,

    他身边的李阳此时正眉头鼻皱,死死的责着其中一辆推车那里面放的是一件青huā双耳尊,非常的漂亮,是实实在在的乾隆官窑。

    就这一件瓷器,价值就在一千五百万之上。

    吸引李阳的不是这件瓷器的价值,而是这件瓷器的来历,这只双耳尊李阳见过一次,而且还是在票城见的,不过那时候的他对这样舟瓷器懂的并不多。

    这只双耳尊,是李阳家老学校地垩址出土的青huā瓷,也是后来的惊天掉包案中被掉包出去,卖到国外至今没有找回来的其中一件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”

    李阳轻轻摇了下头,这件瓷器出现在这,让他很意外那几件走失国外的精品瓷器,当初黄院长可是找了很久成为了他的一大遗憾冫

    周围的人还在议论着,十件宝贝,的确都是重宝。

    其中有一尊明代中期的纯金佛像格外的显眼,这是一尊藏传佛像,整身都为金子所铸,保存的也是非常的完整,在为光下,一直反射着耀眼的光芒。

    另外还有几件攀金的东西,同样吸引着众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现场的人大部分都不懂收藏,对他们来说,这全身都是金子,又漂亮的东西肯定好看一些,更能吸引他们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王永芳的嘴角带着一股得意的笑容,王强摇了下头,没在坚持什么。

    王卓则抬着他那高傲的头,四处的打量着,这十件宝贝是他叔叔的,不过他的叔叔和他的大爷爷一样,都是没有儿子,王永芳目前只有一个女儿。

    他们王家的人,传统观念都很强,王卓作为大侄子,地位就尤显突出了。

    这也是王永芳为什么要在王卓的婚礼上给他造势的原因,这十件宝贝往这一摆,加上他之前所说的话,所起的鼻响力可是非常的大。

    王卓抬头四处看着,他还在主垩席台那,这会站的位置最高。

    他就像一个高高的王子,台下所有的人都是他的臣民,这一竟王卓心里的那股虚荣感得到了很大的满足。

    他的眉头突然皱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在台下,他又看到了李阳,正好看到李阳皱着眉头,直直的盯着其中一辆推车,他这个位置,可以把李阳的神情看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看到李阳这个样子,王卓的心里就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所有的人都在感叹,都在赞美这些价值连城的宝贝,也都在羡慕他有一个有钱的叔叔,李阳在却在那紧皱着眉,让他有和被轻视的感觉冫

    这是他最不喜欢的一和感觉。

    王卓的眉角紧紧也凝结在了一起,原本的好心情,这一会全部消失了,时不时的还去看一眼李阳。

    “刘刚”

    李阳想了一会,突然对刘刚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发现了被掉包盗走的瓷器,无论如何李阳都要把这事汇报给老爷子,这个王永芳身份特殊,又是归国华侨,李阳自己不好处理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件瓷器,严格来说就是赃物。

    不过赃物已经流失在国外,在国外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的手续,说不定已经漂白了,这点可能性很大,瓷器上面的朱漆就能说明问题。

    况且,国垩家也没有吧瓷器被盗掉包的事宣扬出去,这就更加大东西漂白的可能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情,处理起来最为麻烦。

    想了一会,李阳又轻轻叹了口气,这事再麻烦也不归他管,是黄院长头疼的事情,回头交给黄院长就行了。

    至少,有了瓷器的消息就是件好事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李阳又回头看了看其他的九件宝贝。

    这个王永芳运气不错,这些宝贝估计不是全部买下来的,有些东西现在市场上根本见不到,只有传承哦架特有可能六m刀m3

    这九件,全部是真品,不像一些暴发户,争着买古董,买来的全是赝品假货。

    九件之中,和佛有关的有五件,占了一半多,不知道是王永芳信佛还是他的那个大伯信佛,这几件和佛有关的宝贝都是好东西。

    那尊金佛很重实体铸造,当初应该是西垩藏重要寺庙的至宝就那件金佛,市场价值就不低于三千万。

    不过最贵重的却是件瓷器,一件元青huā四方瓶,市场价值绝对在五千万之上,放拍卖会上,有强力竞争的话,有可能价格更高。

    十件宝贝,每件都很赏心悦目李阳还暗自的感叹,这趟婚礼真的没有白来,先是遇到了失散多年的同寝好友又看到了几件不错的艺术品。

    婚干继续,渐渐到了中午时间宝贝展览了一会,王永芳就带着王卓和陈丹走下去,让他们随意的挑选。

    王卓和陈丹最后终于没能拒绝。

    王永芳当众说出来送给他们一件那他们也只能先收着,不然王永芳的面子就过不去了。

    最终他们选择了一件黎金粉彩观音像,这尊观音像是清康熙时期作品,做工精良,是难得的精品,价值也在千万之上。

    王永芳很大方的表示,这簧观音像回头让他们好好的请回家,保佑他们小两口日后平平安安,展翅翱翔。

    丰盛的兰味都摆了出来,王卓自己是正科级的年轻干部,父亲又是县委书垩记,加上还有叮,非常有钱的叔叔,这婚宴自然不能办的太差,宴席绝对是超高的标准。

    李阳,李成他们都坐在了一起,周围几个人不认识李阳,但都认识李成,栗城最好的私人中学校长,也算是小县城的名人。

    “王先生,您舟宝具真的好美,让我们叹为观止啊!”

    刘振华突然站了起来,王永芳正带着人敬酒,这是老家的习俗,婚宴上,要由新郎的长辈在每个桌子上走一遍,感谢他们的光临。

    王永芳和王强就分别在敬酒,正好王永芳走到了李阳他们这张桌子前,刘振华眼尖,第一斤,站了起来,早早的说出了恭维的话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小刘你就是会说话!”

    王永芳大笑一声,旁边的人马上拿过来酒瓶和酒杯,王永芳倒的酒大家都不敢不喝,这就是强势的好处。

    刘振华第一个打的招呼,王永芳就把酒第一个倒给了他。

    接过王永芳的酒,刘振华显得受宠若惊,又说了一些好听的话,不远处和他一起来的领导还悄悄点了下头,这次带刘振华来还真对了,很灵活的一个小伙子。

    桌子上其他的人则有些羡慕的看着刘振华,他们每个人,可都想着和王强还有王永芳这样的人拉上关系,能拉上哪一个都成。

    “叔叔!”

    不远处,王卓突然走了过来,本来不需要新郎官敬酒,不过今天来的客人实在太多,特别是一些市领导也来了,王强必须去招呼,他只能跟着去忙碌。

    “王局长,恭喜,恭喜!,,

    王卓一走过来,桌子上其他的人马上都和他打起了招呼,李成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这桌人大都是栗城本地的人,还都是教育系统上的人,有几个更和李成一样,都开办着私人学校,不同的是这几个人大都开办的是幼儿园。

    幼儿垩园,比中学更容易一些。

    王卓对他们笑了笑,有意无意的又看了眼李阳,突然问道:“老同学,不知道你对我叔叔这些宝贝怎么看呢?,,

    王卓的问题让大家都有些摸不着头脑,李成则皱了下眉头。

    李阳在外的名气,家里人并没有对外说过,哪怕现在有些人知道国际扬名的顶级专垩家李阳是票城人,也没人知道那就是他的亲弟弟。

    这点李成还是很有把握,他在同学面前会炫耀,那是因为那些同学都不是本地人,也能为他保密,他在本地就从没有提起过。

    此时的李成,还以为王卓知道了李阳的身份,故意这么问呢。

    “很不错!”

    李阳微笑点头,很不错已经是他很高的评价了,李阳见过的好东西太多,让他给顶尖的评价也根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很不错?,,王永芳神情稍稍变了变。

    他这些宝贝,带回国不止在这里拿出来过,还曾经在一切国内的朋友欣赏过,每个看过他这些宝贝的人无论是富豪还是收藏家,或者鉴定家不管什么身份都是激动的赞不绝口冫

    很少有人用这样的三个字来评价。

    李阳随意的样子,王卓的心里不知道怎么升起一股邪火他看着李阳,再次说道:,“老同学,说的那么轻松,是不是见过比这更好的宝贝啊?”

    李阳抬起头,惊讶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王永芳也回过头,眉角轻轻跳动了下,王卓叫着老同学,可谁都听了出来他这话有些针对李阳了。

    王佳佳则一直冷冷的看着面前的王卓。

    其实王卓说话的口气,和前几天第一次和他们见面的时候差不多,不过那时候只有他们四个人这里却有很多人,意义也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“算是见过一些吧!,,

    李阳摸了下鼻子他也感受到了王卓对他的敌意,这股敌意却让他感觉是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两人之前可从没打过交道,哪怕上学的时候都没有那天不过偶然遇到了陈丹,不然,杜渊躯本不会和至草有什么交集杰m刀m3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李阳实在不明白他的敌意到底是从哪来的。

    “见过一些!,,

    王卓愕然的张大了嘴巴,就是旁边的王永芳也惊讶的看了眼李阳。

    除了李成和王佳佳他们之外,很多人的眼中都有些不可思议,王永芳拿出的这些宝贝很了不得了,其价值已经有人小声的讨论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几件,可都是价值超过千万的重宝,普通人哪能随意的见到,很多人今天都是第一次亲眼所见。

    更不用说,比这些更好的宝贝了。

    “是在电视上吗?”

    王卓突然又说了一句,还带着点不屑,他说话的时候,眼睛不自然的又看了眼王佳佳。

    真是个可爱漂亮的女孩,也是王卓最喜欢的类型,这一会,王卓的心里甚至升起一股早点认识女孩该有多好的想法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这点,才让他看李阳不顺眼,一直都嫉妒李阳。

    男人因为女人产生的嫉妒,是根本无法理解的,特别是王卓又是个高傲的人,向来认为一切最好的东西都应该属于他,这股嫉妒心也就更重了。

    “就算是电视上出现的那些,也比不过我们亲眼见过的好东西多!”

    这次说话的是王佳佳,王佳佳还往李阳的身子上靠了靠,很不善的看着王卓。

    “好夹的口气!,,

    王永芳脸色猛的一变,直接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说话的声音不算大,不过这张桌子上的人都能听到,现在毕竟是婚礼现场,王永芳也不好井客人发火。

    “口气大吗?不见得,应该说是某些人孤陋寡闻才是!”

    王佳佳微微一笑,她笑的时候更显得可爱,又带着一股别样的美丽。

    王卓正好看到她,猛然有些发呆,心中对李阳的嫉妒却变的更盛了。

    王永芳的眼睛瞪的更大了,桌子上的其他人全都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们,王永芳没有官职,但毕竟是归国华侨,还是很有钱的华侨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这个归国华侨的身边还有几个官场新星,是别人根本得罪不起的。

    一些人开始悄悄的和他们保持开距离,哪怕是和李成关系很好的人,这会也都站到了对面,不敢再和他说话。

    此时留在李阳这边的人,也只有刘振华。

    其实刘振华也有些犹豫,不过他最终还是留了下来,这样会把他之前在王永芳面前所建立的形象全部毁掉,但候他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。

    “孤陋寡闻,有意思!”

    王永芳怒急反笑,深深的看了李阳他们一眼,下面什么话也没说,直接拿着酒杯离开了。

    周围有不少桌子的人都注意到了他们这边,王永芳就算有再大的火气,也不能在这里发泄,否则会鼻响到婚礼的进程。

    “老大,嫂子这是?”王永芳一走,刘振华马上变成了苦瓜脸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王佳佳公然让王永芳下不了台,根本就是发神经的表现,他这次回去肯定要被领导骂了。

    即使被领导骂,他也不后悔,当初和几个最好的兄弟分开,失去联系,才是让他后悔很久的事。

    被领导骂骂,又不会因为这事丢在工作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“老三,没事,你放心吧!”

    李阳拍了拍他的肩膀,笑呵呵的说了一句,他这俐不是宽慰刘振华,以王佳佳的身份和背景,一个王永芳还真不被他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更不用说,今天是他们先对自己这边的挑衅,而且王佳佳说的话没有任何的错,他们的宝贝,的确比电视上的那些要强,很多在电视上根本看不到。

    婚宴进行的很快,刚才的事只是个小插曲,不过小插曲之后,李阳他们这桌的其他人大都借口离开了,一张大桌子,最后只剩下他们自己几个人。

    对此李成是直摇头,感叹现在的人都太现实。

    这些现实的人却不知道,他们不愿意相处的这位小姑娘有着多大的背景能量,也正因为如此,李成对此事没有一点的担心。

    李阳也没怎么在意,数十亿美金的富豪是很厉害,不过他已径见过很多了。

    这几年的经历,也让他明白,真正的有钱人都是隐藏着的,很少对外去宣扬,就好像桑达拉的家族,总资产也有数十亿美金,绝对比这斤,王永芳要强,可他们从来没有高调过。

    还有林郎,那可是数百亿的大财团掌舵人,同样也是华人,可林郎的为人处事要比这个王永芳低调的多了。

    桌子上没有了别人,只剩他们,正好可以安心的吃顿午餐。

    话说,这顿婚宴的标准还真的不低,很多菜的味道都不错,没有了其他人,他们几个也都放的开。

    婚宴很快结束,很多人大都开始离开了,李阳他们也都起身,准备离去。

    还没走出去,对面又走来了几个人,走在最前面的就是刚才的王永芳,他的身边还站着新郎官王卓。

    ,“小姑娘,能不能解释下,孤陋寡闻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王永芳径自走到了李阳他们的面前,大厅的客人此时走了大半,剩下的大都是自己人,让他也没了顾忌,直接对王佳佳问了一句。(未完待续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